信仰反省

(續)第60期方舟與福音﹣2012年2月號

信仰反省
究竟影音在土耳其發現的「古木結構」是否真的挪亞方舟?其真假會否影響基督信仰的可信性?我們又應以何取向詮釋《創世記》?這些皆是可以爭論不休的課題。也許,影音與反對者更可共同探索的,不是方舟的故事或方舟的發現的真偽,而是:怎樣傳福音?傳怎樣的福音?甚麼才是信仰的「真」?甚麼才是「真」的信仰?對於影音強調的信心宣認和屬靈經驗,關浩然和陳崇基均表示,無人能非議、或懷疑它的本真性(authenticity),但發現方舟的聲稱卻屬於另一論述範疇的真相陳述(truth claim)。陳崇基說:「即係你要講咁嘅見證之嘛其實,你要個信心咁樣去見證出嚟。咁我覺得,唔需要話搵嚿實物出嚟,或者話講考古,我覺得佢係practice緊一啲好bad嘅science,或者可以咁講,唔係science。咁,何必要費錢去搵嗰隻嘢呢?」關浩然則認為,事件反映教會的公共失語症:「我就覺得,我哋今日根本就失去咗言語。我哋以為將啲private嘅嘢公開講,就等如公共性。⋯⋯我privately覺得呢個係方舟,我就將佢公開咗,就當咗佢係public嘅事件。」他分析這與香港教會佈道方法一種普遍的神學誤差有關:「講見證係為見證耶穌嘅生死復活、耶穌嘅事蹟、耶穌是誰 – 係見證一個客觀嘅、公共嘅基督教信仰,呢個知識喺基督教裡面嚟講,係公共。依家我哋講見證呢,係講緊一啲我哋如何經驗上帝喺我身上嘅作為,俾我啲乜嘢平安,俾我啲乜嘢嘅教導,我哋講見證係見證緊我哋嘅宗教經驗。」見證福音到底是關乎上帝的工作和計劃,還是關乎自己的經驗和經歷?

黃德光擔心的也是教會為「推銷」福音而「加添」了其他東西:「我哋〔傳福音〕嘅使命係重要呀,但係我哋嘅見證係更加重要嘅。如果我哋係一個壞嘅見證,我哋傳嘅信息係一個乜嘢嘅信息呢?我哋唔係賣緊嘢吖嘛!我哋無嘢賣㗎!。我哋最大嘅榮幸只係我哋能夠認識耶穌,同埋經歴佢嘅救恩。」不過,但關浩然更加想提出,福音內容與佈道手法之間互為影響的關係:「本來傳統嘅講法都叫人得救吖嘛,依家都變咗叫人決志嘞,咁啲emphases慢慢轉嚟轉去,轉到變咗決志,咁堆砌成為決志係一切佈道會嘅首要任務。」

因此, 胡志偉引用舊約神學家Christopher J.H. Wright所講的「福音娼妓化」(prostituted gospel)- 一種販賣祝福的福音 – 來評論方舟,就是要帶出福音變質的憂慮:「今日嘅福音就係變成咗一個無憤怒嘅上帝,喺佢嘅國度裡面係唔會施行任何嘅審判,而人係需要一個嘅福音,係無咗十字架,亦無咗耶穌基督。呢個,我諗就係我哋依家可能會面對嘅情況 – 一個純粹消費嘅福音,一個滿足我個人需要嘅福音,或者係一個滿足個人喜好嘅福音。」胡志偉指,方舟現象是整個香港教會吹捧政商影藝名人、崇拜成功、習慣「假、大、空」、「死不認錯」等歪風的文化產物,影音只是病徵而非病源。因此,胡志偉慨嘆,很多教會領袖對這些怪誕畸形的生態選擇視而不見,以致姑息養奸。或者因為教會和基督教機構普遍的內部企業管治(corporate governance)同樣鬆散,財務管理缺乏監督和對外透明度不是影音獨有的問題?

無獨有偶,曾經替影音2011年5月19日「因方舟信耶穌腦震盪研討會」擔任嘉賓主持的從心會社主席吳思源,也有類似的觀察。他留意到現在的基督教機構一種見怪不怪的現象,就是將自己的使命和事工誇大,包裝得「異象化」和「驚世化」:「話自己個機構工作能夠救國濟民呀、能夠化腐朽為神奇呀、能夠改變學生嘅心態呀⋯⋯個個都係咁講㗎啦,你改得幾多?!咁嗰度又籌幾億,嗰度又籌幾千萬。咁同埋,嗰啲信徒嘅捐款呢,係自由行為嚟嘛,即係佢無『呻笨』吖嘛,咁即係,咁多人支持佢!」影音所做的未必比其他人過份,但他懷疑,單獨影音被針對:「係反映出不必要嘅嫉妒心態,同埋事實上,係我哋基督教界要全面檢討,的確喺過去十多、廿年,其實我哋唔少機構呢 – 我唔能夠話好多機構 – 都不自覺地用誇張嘅方法嚟去宣傳。咁今次我哋話影音使團有不足嘅地方呢,其實佢只係反映咗整體上喺呢方面嘅一啲嘅缺失。」如果批評者都是「五十步笑百步」,或者誰也沒資格批評誰?

然而,胡志偉否認用影音來收殺一儆百之效:「我諗我又無話純粹用影音嚟『祭旗』呢種嘅心態,不過佢哋呢個手法, 同埋呢種嘅做法, 正係一個值得我哋去鑑戒嘅地方。」可是,那些「置身事外、默不作聲的有識之士」對教會文化的劣質化,是否也需負上一定的責任?他說,他體諒有人或敢怒而不敢言:「我唔會唔出聲嘅就一定要鬧晒佢哋,呢個亦無咁嘅必要。」胡志偉承認,只不過他自己「無太多包袱」, 才可暢所欲言。至於被胡志偉形容為「共生利益者,那些曾為影音站台推銷的「名牧」、「名人」,他也不贊成要點名批評他們:「咁其實我都提緊我自己唔好做其中一個啫,我係提醒自己多啲。」

可能,要追本溯源去檢討目前的教會生態,一切便要從應用媒體傳福音開始:由當初用電視電影傳福音,結果福音變成了電視電影;聖經故事變成多媒體主題公園;聖地也變成旅遊項目和節目。媒介取代或凌駕了內容。而信徒對何謂「真」、「真實」、「真相」(truth)或「真誠」(truthfulness)的理解是否越見單薄,被化約為必需要有聲有畫、可以互動、能夠娛樂、方便用家的,才能成為我們能消化或消費的「真」?

(全文完)

重溫上一節:耶穌是現代人的方舟?

返回昔日期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