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是現代人的方舟?

(續)第60期方舟與福音﹣2012年2月號

耶穌是現代人的方舟?
《驚世啟示2》聲稱是「紀錄片」,亦即是考古與電影同步進行,但假如考古探索失敗,找不到方舟,豈非白白浪費了投資電影的攝製工作?又如果電影開拍前,已經從其他途徑得知位置,為甚麼不先由專業考古團隊驗證,然後才決定是否值得開拍電影?但是,既然已經知道確實位置,電影所紀錄的又是否真實的探險過程?

關於方舟探索的眾多謎團,本刊獲影音總幹事袁文輝親自解答。袁文輝認為,外界對媒體運作和考古活動一知半解,亦無實際經驗,所以有不必的誤解和猜度。他說,關於方舟遺骸被目睹的傳說久已有之,最初2003年決定前赴拍攝,跟影音過去製作聖地旅遊紀錄片無異,全無計劃做考古探索:「即係對我嚟講,如果能夠搵到呢啲嘅木塊都好,因為其實你起碼有啲嘢可以叫人聯想到當日嘅方舟係點樣。」但後來影音在機緣巧合之下,從土耳其當地人知道方舟遺址的可能地點:「當時我哋要achieve一個目標就係去到一個我哋都相信係挪亞方舟、埋藏咗喺個冰山裡面嘅一個地點。」袁文輝解釋,過程中花了大量的事前功夫做資料蒐集、鎖定山上位置等。而每次上山都不過是「小本經營」,影音不像國際知名機構如National Geographic,可以動用雄厚的財力人力,要邀請考古學者一同登山亦非想像般簡單。雖然探索過程獲得土耳其大學考古學家的學術支援,但是:「除非有一啲好大嘅發現啦,如果唔係,都唔會貿貿然係驚動到呢啲專家嘅。」

袁文輝說,批評者體會不到雪山上地勢險要,是屬於荒山野嶺的不毛之地,拍攝這類紀錄片就已經是冒險求真的過程,隨時無功而還,而且還有一定程度的生命危險,必須天時、地利、人和,包括人力、裝備、天氣、時間等配合才能攀山:「即係咁講:你可以鎖定一個高度,你可以by chance去到。譬如我哋可能去兩、三次,先至能夠去到某個高度。」當然,此外還有當地政府的合作和批准:「佢真係唔係大家嘅後花園嚟嘅,亦都唔係重複可以去得到嗰個地方。」由於土耳其政府並不歡迎任何外國人,以考古名義隨便申請 登山,於是也不構成影音不願公開地點,讓其他學者核實的問題。

袁文輝不斷強調,影音只是一間傳媒機構,以一支華人探索隊的資源,克服無數困難多次上山,獲取到第一手的視像紀錄作為福音用途,按一般電視台拍攝紀錄片的標準而言,已經功德圓滿:「作為一個非牟利機構,我只係關心緊我哋可以去拍到嘢、可唔可以做到教育嘅過程。」袁文輝也澄清,影音沒有不務正業,也從不掩飾自己並非學術機構。他承認考古工作是長線投資,確認了方舟遺址之後還需長時間的考證,條件是要有足夠資金繼續:「所以如果嗰啲人問:點解你未做到呢啲嘢?以我哋嘅能力,我哋就只可以做到呢一步㗎啫。咁將來嗰一步,如果有多啲嘅支持,我哋就可以做到嗰個層面嘅嘢出嚟。」袁文輝聲稱,尚有將會陸續公布的證據和科學報告,批評者不應太早妄下定論,而忽視了假如影音發現的真的是方舟的神學和信仰意義。

袁文輝更向我們解釋,聖經考古界內裡不為外人道的利害關係,牽涉互相競爭、彼此嫉妒,不會輕易與對手分享第一手的證據。他透露現在批評影音的學者之中,有些是曾接觸過影音,但不獲影音「錄用」的;有些是違反君子協定的前合作者;有些是代表其他科學神創論機構發言的,他們為了向自己的支持者和捐款人交代,需要展示立場。面對教內的聯署,袁文輝說,雖然他有被無理強逼要求公開所有資料的感覺,但認為大部分聯署發起人並無惡意:「有啲人佢係好人,佢關心,但係佢用錯方法。」他堅持,自己作為一個傳道者,卻被指以造假的手段傳福音,是極嚴重的指控。

對於被批評利用發現方舟作為傳福音的工具,會絆倒慕道者或損害教會誠信,袁文輝更是心中有氣。他透露,搜尋方舟的念頭最早從他九歲就開始,耶穌的說話:「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降臨也要怎樣」(太24:27)深印腦海,讓他相信上帝用方舟去拯救世人的課題是非常合宜的傳揚福音途徑。他曾在網頁發表〈信方舟?還是信上帝?!〉提及:「即使有天證實,這木結構並非方舟;也不會令人跌倒,因為人不是信方舟本身,而是透過方舟認識背後的上帝。我相信上帝,源於幼年時一本《人造衛星發現方舟》的小冊子,後來小冊子中引用新聞所提及的位置,被認為是天然形成,而非方舟所在,但這並不導致我變為不信耶穌。」他說,影音舉辦的每一場方舟佈道會:「我哋都唔係話:依家我哋搵到挪亞方舟嘞咁。每一個信耶穌嘅人都唔係見到呢個方舟、證實到至信,其實相反嘅就係:會唔會透過呢個聚會,特別係我哋嘅經歴,佢哋認識到耶穌基督呢?」袁文輝反駁,批評者未免「睇低」信主的人和聖靈背後的工作。

袁文輝仍然呼籲批評者先觀看《驚世啟示2》才下定論,就知道電影所鋪陳的毫無任何誇張失實,是採取科學舉證和信心見證兼備的進路:「種種證據,我哋羅列咗出嚟俾大家去考慮。當你睇完套電影,你認為係咪係囉;你唔同意嘅,你咪唔同意囉。」他解釋,方舟事工一開始便從宗教角度出發,所以不需要滿足所有考古的要求才展開佈道工作,更不應抹煞信心的經歷:「我搵到幾多嘢都好啦,我都講緊一個見證。⋯⋯所以探索方舟本身,就經已係一個經歴上帝嘅見證。」換言之,正如基督信仰從來都是透過歷代信徒的見證承傳而來,方舟發現也是一種有證據支持的公開信心宣認:「如果喺之前嘅世界發生過咁嘅事,末世嘅時候,人係〔一樣〕要搵緊上帝嘅拯救。喺今日嘅拯救裡面,上帝嘅拯救已經唔係一隻方舟,上帝嘅拯救係耶穌基督自己嚟到呢個世界;以前佢用木嚟到救人,依家佢自己變成一個人嚟到去拯救世人。」

《驚世啟示2 》內重複出現一個反問:「如果呢隻唔係方舟,我都唔知係乜嘢嘞?」影音稱這種為「排除法」,目的是找出暫時為止最合理的解釋;但這並非一種慣常的科學方法,而近似哲學上所謂「最佳說明推理」(inference to the best xplanation),它並不保證得出正確的推論,因為受限於論者的想像力,容易將「可能性」(possibility)與「可信性」(plausibility)混淆,變成一種邏輯謬誤。但確如袁文輝所言,電影內容還包含其他生死經歴、信仰分享等,特別是四位主角(探險隊隊員袁文輝、導演楊永祥、攀山專家李耀輝、藝人梁藝齡)的心路歷程,佔全片近半篇幅。某教會小學去年12月初於戲院包場,向一群小六學生放映《驚世啟示2》作為學校福音週前奏,負責的班主任老師與本刊分享:「雖然影音係要去拍嘢,但佢哋嗰種付出係可以付出生命,唔係玩嘅,呢一種拼搏精神,嗰種付出,相信令基督徒睇嘅時候,會好觸動,會問:乜嘢令到佢哋要咁樣做?」反而,他認為是否真的發現方舟根本不重要,他與學生討論的時候也不會側重這一點。

下一節:信仰反省
重溫上一節:做錯事?還是做壞事?

返回昔日期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