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64期﹣逆向歧視:性傾向歧視立法的後果?(十)

(續)2013年10月號第63﹣64期(十)
總編輯:葉菁華/執行編輯:鄧美美

ctt63-64-11-1

法內法外合併立法

戴耀廷早前出席一個論壇時指,純粹給予豁免條款,不足以確立宗教自由的重要性。他建議合併現有四條反歧視法,並擴充至性傾向、年齡、宗教歧視等範圍,使之成為一條全面的反歧視法案,近以英國《平等法》,[97] 而非逐項分拆立法。

儘管列在同一條法例下,並不一定等如彼此間衝突減少,但他指出,英國《平等法》的優點,在於「以一個立法處理訴求之間可能有的彼此衝突,並透過相關的委員會找取平衡。」他寄望藉此釋除教內人士的疑慮,消解對立分歧,同時「搵最多嘅朋友」,加快立法步伐,並推動發展反歧視文化:「用全面反歧視法,時間上快啲,策略上好啲,亦唔駛將社會分歧尖銳化。其實,無一定需要咁,既然大家都得到大家嘅嘢,大家嘅憂慮又處理到,點解唔可以咁樣做?」他預計,特區政府於未來一年將忙於修訂婚姻法,以處理終審法院早前裁定變性人W小姐可與男友合法結婚一案 。平機會與民間團體可趁這段時間凝聚各方共識:「兩年後,W立法完結後,即時擺出來,仲有機會喺呢一屆政府裡完成。」

戴耀廷形容,這是考慮過實際政治環境,以及要處理的問題而得的策略建議。由於性傾向歧視條例極具爭議,他擔心若只討論某個範疇,以目前的政治環境,能成功推動政府立法的機會甚微,因此要拓闊思考框架:「從策略嚟講,全面保障或建立一個反歧視架構,我覺得咁更易取得整體社會嘅睇法。」他相信,本港存在宗教信仰歧視:「但唔係基督教。例如法輪功或小宗教,可能面對各方面嘅歧視,或同種族歧視方面重叠。」

在爭取全面立法上,戴耀廷認為,平機會可擔起較積極的角色,譬如由平機會發起全港反歧視商討日,連繫不同群組,謀求共識。而立法後,平機會須擔當仲裁及調解角色:「正因為平機會推動全面立法,如果佢只係推動一方面嘅立法,到將來它要做調解,人哋就會懷疑你係偏向某一方。如果佢推動嘅係全面立法:『嘩,我樣樣都支持反歧視嘅嘢!』,到將來做調解時,可以做返中立角色。在法律層面上,我哋都鼓勵盡量唔好事事上法庭,因為訴訟只有你驘我輸。」

林煥光卸任平機會主席前,亦提過將全面檢討現有四條反歧視條例,考慮合併及簡化為一條統一的反歧視法。 但「學人.性.聯盟」成員梁偉怡並不同意戴耀廷的方案。他批評這是不切實際,如此大刀闊斧,政府亦不會肯做:「平等法要納咁多樣嘢入去,即係無用。」[98] 亦有評論認為「戴耀廷對了一半」,另一半錯在「《反歧視法》可以處理『宗教歧視』,但不會保護『宗教自由』,這不是《反歧視法》的工作。… …〔宗教自由〕已經受已有的人權法所保護,《反歧視法》不需要在爲此增加任何條款。增加條款就會使法律傾向宗教。」[99] 

Chopra同意合併條例有其好處,可貫徹一致地涵蓋不同群體,免受歧視。但她覺得,分拆立法能夠按個別群體所受的獨有歧視情況,度身訂造條文內容,有其價值。如真的立法,可以跟從種族歧視條例相近模式,又或大幅修訂性別歧視條例,以覆蓋因性傾向而有的歧視。

黃國楝雖然強烈支持反歧視法,但認為目前的政治環境並非立法的好時機。那是政治問題,而非法理問題:「因為我已經完全不相信現任政府,也懷疑香港是否還有司法獨立。如果沒有司法獨立和民主立法程序,我更不想政府有任何更多的權力。」他指香港的法律程序是一面倒向政府及大財團傾斜,就算法理上有百分百勝算,普通市民也未必有資源去保護自己的權益;再者,法庭的獨立性亦成疑:「年輕法官為了前途,會不會做出政府不喜歡的裁決?法庭有沒有決心去捍衛言論自由?」

姑勿論立法與否,黃國楝期望當局能認真研究不同性傾向人士的歧視情況,不單是找出有沒有歧視,而是去分析引致歧視的元素:「我希望研究不單是『描述性』(descriptive)』,而是可以去到『因果關係(causality)』方面。」

法內法外修訂現有法例

蔡志森和譚子舜牧師均贊成進行全面諮詢,委託獨立而有公信力的機構,探討同性戀者現正遭受的不公平對待,對症下藥:「我哋希望有啲具體嘅,唔好話『有咁嘅傳聞』,或者話『有啲人唔敢出櫃,所以見到歧視好大』咁。可唔可以做一個全面啲嘅調查?去了解係咪真係有啲咁嘢? 同志團體做,我都唔係好放心喎。正如同志團體唔放心我哋做。因為,都有人嚟問我哋,點解我哋唔做?我話:我做咗有無用先?」蔡志森鄭重澄清,明光社一直以來所反對的是「就立法諮詢」:「根本未去到要立法,甚至未係做諮詢,而係了解同性戀者面對嘅情況。跟住我哋就問:係咪要立法?立法以外,有無其他方法處理呢個問題?如果無,一定要立法嘅時候,點立?﹣呢個係最最後一步!而唔應該放喺最前一步吖嘛。」

他形容了解到性傾向歧視條例可能帶來的負面影響,自己的想法亦有了轉變,該條例比通過同性婚姻法更嚴重。由於後者沒有懲罰性條文,起碼仍可繼續高調反對。其實,香港大學家庭研究院副總監吳敏倫醫生於2005年討論性傾向歧視立法時,曾在專欄內指出,不宜訂立懲罰性法律,原因不在於「逆向歧視」之說,而是在一個文明和平的社會,懲罰性法律只會予不同群體利用來互相攻擊,結果令它們更分化和敵對。他認為,歧視出於心態,法律難管得徹底,難保「弄出一大堆曠日持久但勝負難料的官司,勞民傷財」。他建議採取「正面立法」,使不同性傾向人士得享相同的公民權利,包括合法性行為年齡、在各種職位內工作、能合法結婚及領養孩子等。[100] 

蔡志森早前提出以「修訂現有法例,正視一些同性戀者合情合理的要求」,作為「最可行的第三條路」。他指出,政府只須修訂現有條例,便能解決同性戀者的訴求,例如伴侶領取遺產、合葬、住院照顧、申請公屋、申索免稅額及無理解僱等,均可藉修訂現行遺囑條例、醫院指引、僱傭條例而解決,毋須另立一條具爭議的法例。[101] 

但煒煒批評,一些歧視情況並非現行法例所能處理,例如剛提及的婦科檢查,屬服務及設施提供範疇:「依家邊條現行法例保障到?唔提供服務,除咗歧視法,仲有乜嘢可以處理到?」

曾提及尋找法律專才提出更佳方案的譚子舜牧師表示,物色過程相當艱巨:「原來好難搵,好多律師都好驚會take up呢個job嘅。」他指,一直關注同性戀群體提及的歧視情況,尤其是僱傭方面:「呢個都係大家嘅關注,可能我哋會pay多啲attention喺呢度。」他坦承,教會對同性戀者、變性人或雙性戀者的情況,並不認識,以至牧養工作不足,甚至犯錯:「錯喺可能基於我哋唔認識對方嘅問題同掙扎,而講咗啲錯誤嘅引導,或者甚至係一啲唔啱嘅評論,以致令到人哋喺傷口上面灑咗鹽!」


注釋:

  1. 英國《平等法2010》(Equality Act 2010),以單一法例取代多條反歧視條例,讓大眾更易明白法例內容,並加強保障,免因年齡、跨性別、婚姻/民事結合、懷孕/育兒、殘疾、種族、宗教信仰、性別及性傾向而遭到歧視。受管領域包括工作、教育、租買居所、作為顧客、公共服務使用者及私人會社會員或客人。
  2. 倡納同志宗教歧視入《平等法》>,蘋果日報網上版,2013年5月18日。( 瀏覽日期:2013年5月23日)
  3. 戴耀廷說對了一半>,《山中雜記》網誌。(瀏覽日期:2013年5月23日)
  4. 吳敏倫:<狂亡的逆向歧視說>;原載於星島日報,A16版,2005年5月5日。現為網上資料。(瀏覽日期:2013年5月23日)
  5. 蔡志森:<回應性傾向歧視的第三條路>;《時代論壇》網上版,2013年3月15日。( 瀏覽日期:2013年5月23日)

(待續)

閱讀第63-64期(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返回最新出版
重溫昔日期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