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64期﹣逆向歧視:性傾向歧視立法的後果?(二)

(續)2013年10月號第63﹣64期(二)
總編輯:葉菁華/執行編輯:鄧美美

ctt63-64-p2

正反對壘

其實,何秀蘭提出的原動議即使獲得通過,亦只會就立法展開公眾諮詢,並沒有任何具體條文內容可供討論。目前,不管是反對還是支持立法,兩大陣營僅參照現行歧視條例的框架,勾勒日後條文的涵蓋範圍,在構想之中爭辯。

在特首梁振英宣讀《施政報告》同日成立的「爭取性傾向歧視立法陣線」,早前已向立法會議員及特首辦公室提交了「性傾向歧視立法建議書」。依其內容,條文界定了「性傾向歧視」行為定義,包括「直接歧視」[7] 、「間接歧視」[8] 、「使人受害的歧視」[9] 及「被歸咎的性傾向」[10] 共四項;並列出條例適用於「僱傭」、「教育機構」、「提供貨品、設施或服務」、「處置或管理處所」,以及「會社及體育活動」範疇。

而最後一項「騷擾及中傷」,正是反對立法者極為關注的條文,內裡分為兩部分:1)「性傾向騷擾」:「如因某人或其近親的性傾向而向該人作出不受歡迎、謾罵、侮辱或今人反感的行為,以致令該人感到受冒犯、羞辱或難堪,該種行為便是性傾向騷擾」;2)「中傷及嚴重中傷」:「中傷是指藉公開活動煽動大眾基於某人的性傾向而對該人產生仇恨、嚴重鄙視或強烈嘲諷。而對公開活動的中肯報導、任何合理地及真誠作出的為學術、藝術、科學或研究的目的,而又符合公眾利益的公開活動,並不屬中傷。嚴重中傷是指任何涉及威脅傷害某性傾向人士的身體或損害其財產。」

反對立法團體主要提出六項論據:1)立法變相向社會人士發放肯定和鼓吹同性戀行為的訊息;2)以法律為同性戀者提供特別保護;3)以「反歧視」名義,用法律壓制異見者的基本人權,造成逆向歧視及道德歧視;4)為同性婚姻開路,衝擊婚姻及家庭制度;5)因性傾向難以驗證,法例漏洞甚多;及6)造成「骨牌效應」,沒理由不為其他性傾向(亂倫、孌童或獸交等)制訂反歧視法。

另一邊廂,支持者則認為,立法既可使不同性傾向人士在教育及工作等範疇上,享有平等待遇;同時,亦起教化作用,糾正歧視行為。而立法與當局一直強調透過公民教育以消除歧視的手法,不但互不牴觸,兩者更可相輔相成。再者,聯合國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委員會及人權委員會已多次敦促港府盡快立法。人權委員會更於前年六月,通過禁止性傾向和性別認同歧視議案。當局既早已簽訂《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就必須履行消除性傾向歧視的責任。

有評論形容,正反雙方論述與取態跟七年前相比,了無寸進。[11] 其實在時機與策略配合下,雙方更見進取。 隨著不少知名人士公開同志身分,同志團體在媒體的曝光率將更高。如果說支持立法一方向來擅用傳媒力量及社會運動策略,則反對派今次明顯更著力動員教會、信徒與家長, 以「共同福祉」出牌,拉長戰線。

113集會發言人、播道會恩福堂牧師譚子舜指出, 立法一事,教會不能獨善其身,亦須顧及市民大眾:「有學者呼籲教會寬容,呢個我贊成。但我想point out,呢個唔淨係教會自己嘅嘢。唔可以淨係考慮教會自己好寬容,我哋要諗埋﹣其﹣他﹣市民。如果佢哋在『惡法』底下suffer緊,就唔係教會自己:『嘩!背起十架,我哋受苦』就得!」

明光社總幹事蔡志森直言, 寬容是一種尊重接納的態度 ,不等如「無條件接受同志團體提出的東西」:「 喺私人領域,同性戀者個人嘅選擇:佢哋鍾意點樣生活,佢哋係被尊重,基本上同香港人嘅基本權利,係無分別。呢個係我哋一路都同意嘅做法,呢個咪係一個「寬容」囉。但你話:寧願通過條條例,俾佢告我。其實,最嚴重嘅問題係佢改變咗我哋點樣教育下一代,我哋特別反對。 我並非單為基督教信仰緣故反對。已講過好多次,身為家長,作為在社會上好關注倫理的一個人,好擔心性解放動摧毀我們的家庭,正摧毀我們下一代的教育。這個更令我更擔心。」

從113集會籌辦名單可見, 一向打頭陣的明光社, 有別過往慣例,今次不但沒有參與主辦,更不在協辦團體行列,改由數間超級堂會負責領軍;而協辦者中,則有香港家長聯會及反逆向歧視大聯盟,而身兼上述協辦團體會長及發言人的李偲嫣,亦以家長身分在集會上發言,並出席各媒體講座,親身講述受到「逆向歧視」的遭遇,同時帶出立法對教育帶來的影響,擔心一旦立法,不但帶來「同性戀洗腦教育」,在教育工作者頭頂架上一把刀;更因灌輸的價值觀有別,造成「家校矛盾」;同時,立法亦對職場及家傭續騁方面,構成困擾。[12]

其實,除正反雙方寸步不讓的觀點外,尚有教內學者提出以「寬容」 解決立法爭議。除羅秉祥外,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副教授龔立人於2005年曾撰文,提到以寬容的態度來處理彼此間的分歧。由於寬容通常牽涉一方比另一方有更大的權力,以致他選擇向比他弱的一方寬容。但當雙方各自爭取成為弱勢者時,就會「發現弱勢者並非完全弱勢,因為弱勢一詞帶有一種道德申訴的力量。 [13]

因此,今番爭論再起,誰是弱勢?誰向誰寬容?再次成為雙爭之地。立法會議員梁美芬討論何秀蘭動議時就指:「他們可能自覺屬弱勢社群,但我的經歴裡,其實同性戀的朋友現時按其在香港的活動能力絕對不是弱勢社群。」關啟文以<人少勢眾的同志社群>為題,引用一些同志群體的消費力調查結果,並歐美多國通過同志婚姻的情況,提出「同志得勢的時代已經來臨!」[14] 不論是113集會的論述,或社交網絡專頁主題,都突顯了「逆向歧視」的威脅,持異見的宗教團體正受到社會的壓迫。

就在這壁壘分明或友好寬容的討論之間,尚存一大片沉寂的空白。

教內外民意
要探知社會大眾對立法的接納程度歴年來有否轉變?或從民意調查結果,可聽出未聞之聲。據2006年民政事務局的問卷調查結果顯示,對「現階段政府不應立法禁止性傾向歧視」表示「同意」、「反對」或「中立」的受訪者,各約佔三分一,但贊成立法者相對較少,有28.7%。[15] 比對2012年,不論是平機會於六至八月期間進行的調查,[16] 或何秀蘭委託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於11月7日動議前所做的民調,[17] 兩者所得結果相若,表示贊成現階段應立法的受訪者,逾六成。

至於教內堂會及信徒的取態,可比對2005年及2012年聯署名單上的數字。2005年四月底,維護家庭聯盟於本港報章用上四頁全版,刊登共9,800名市民,及374間教會和機構的聯署聲明,反對以歧視名義立法。[18] 到2012年,明光社總共有超過29,000名市民,及156間教會和機構參加聯署。[19] 而113集會,大會公布出席人數高達五萬。單從數字看來,個別信徒參與達數倍增長,科技發展與社交網絡推動或記一功,但行動亦見轉趨積極,不再只作紙上談兵式的聯署,而是身體力行,落場表態。反觀教會和機構數目,則下跌六成。究竟流失掉的堂會機構是不再反對立法?不能認同手法?不敢貿然表態?還是嫌煩歸邊表態?箇中原由,值得深思。

而教內年輕一代的看法,亦可從2011年底小童群益會與中大學生會合作的意見調查結果,概略了解。該調查共訪問972名異性戀大學生,當中250名為基督徒。六成二受訪者認為,應該立法。這比例跟平機會及何秀蘭的民調結果接近。而受訪的基督徒學生裡,支持立法者超過四成,兩成六表示反對。[20] 

由此推想,應否立法足令信徒之間、堂會以至宗派內部,面對極大張力與分歧。而113集會後,令對立與激化情況加劇。從教內媒體討論園地的來稿,可反映一二。11月至1月期間,正反雙方評論文章,數目相若,拉成均勢;當中亦有兩、三篇採取中間著墨的評論。然而,集會過後,或為免教內進一步分化,公開表態支持諮詢或立法的文章顯著銳減,反對與支持,達五一之比。

焦點小組意見
為了解兩極對壘下,教內沉默一群的意見及看法,本刊於三月下旬以隨機抽樣方式,從全港1200多間基督教堂會中,抽取其中2%,即24間堂會,以電話形式邀請堂會信徒或傳道同工,參與有關性傾向歧視立法焦點小組,藉深入訪談,嘗試填補那片靜默的空間。24間堂會中,有19間成功聯絡上,最終共六位來自六間不同堂會的信徒及傳道同工願意出席, 整體回應率為31.6%。焦點小組於三月底舉行,但其中兩位因事當晚沒法出席。由於參與者皆是自願或主動參加,令所得意見或有偏誤,但仍可視作微細刺針,探看信徒牧者如何理解、剖析和面對這場複雜爭議,包括對聖經立場、對同性戀的看法、教會面對同性戀者的態度、教會參與社會的方式、性傾向歧視應否立法等。

「逆向歧視」是反對立法的重要論據之一,亦最令教內人士憂心。焦點小組內,有受訪牧者對立法的確感到憂慮,擔心會出現「逆向歧視」,需要仔細看條文如何釐定、並適用於哪些範疇。若然純粹關乎經濟待遇、就業或就學方面,而不涉及家庭價值等意識形態,估計「逆向歧視」情況不至太嚴重。某程度上,的確容許了社會的多元性。然而,一旦受規管的經濟範疇,包含某種家庭價值,必定問題重重:「唔一定係教會,可以係非宗教團體,如果嗰個團體係認同某種家庭價值或性愛觀,並且會提供相關服務,咁問題就來。如果法例唔能夠容納兩種唔同的家庭價值,就好易變成意識形態的控制。依家我哋所講的『歧視』,正係一大堆嘢,撈撈埋埋。呢種『大包圍』的性傾向歧視條例,好危險!」

另一位牧者亦同意,如單從教會角度出發,立法這舉措並不可取;但既身為社會一員,彼此應同享平等權利,不可以因教會反對,社會就不做:「 我認為教會堅持自己嘅價值取向,係重要;但堅持之餘,可唔可以﹣唔好擺出國教嘅姿態來表達呢? 其實,大家都有自由表達,睇你有幾能夠說服到主流。」


注釋:

  1. 「直接歧視」:指任何人如基於另一人的性傾向,而予以差別對待。
  2. 「間接歧視」:指向所有人一律施以劃一的條件或要求,但實際上並無充分理由需要加上該等條件或要求,而這樣做亦對某一性傾向的人造成不利,某一性傾向能符合該項要求或條件的人數比例,遠較其他性傾向能符合該項要求或條件的人數比例為少。
  3. 「使人受害的歧視」:若某人因另一人或第三者作出或有意作出、或懷疑其曾作出或有意作出性傾向歧視條例保障的行動,因而給予該人較差的待遇,屬使人受害的歧視。保障行動包括根據條例提出法律程序;提供證據或資料;根據條例或藉援引條例;指稱其他人曾作出構成違反條例的行為。
  4. 「被歸咎的性傾向」:即使你是否某一性傾向,就該性傾向而受歧視,亦受到法例的保障:a)與你有聯繫的人是該性傾向人士,而你因此遭受到歧視。有聯繫人士包括共同生活的另一人、親屬、照料者及在業務、體育或消閒上有關係;b)你被當作是某一性傾向而受到歧視;c)雖然你現在不是某一性傾向,卻被認為將來可能是某一性傾向而受到歧視。
  5. 黃繼忠,<性傾向歧視立法的第三條路線:七年後的再思>,《時代論壇》網上版(瀏覽日期:2013年5月9日)文中提到:「 七年之後,爭議再度,可惜無論是正方還是反方,論述與取態還是依舊如一,了無進寸。反方繼續否定同性戀者受歧視或貶低其嚴重性,認為若就性傾向歧視立法,不認同同性戀的人士會受到「逆向歧視」。贊成一方則一貫以平權為理據,指出同性戀者受到歧視──如不合理的解僱,是香港社會常見的案例,而「逆向歧視」本身若不是有邏輯謬誤,便頂多是外國的零星案例,不足掛齒,杞人憂天。」
  6. 原文為<關注SODO立法可帶來的「同性戀洗腦教育」與「家校矛盾」及對職場和家傭續聘方面的困擾>,網上版轉載自「家校及各界反對《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群組(瀏覽日:2013年5月8日)
  7. 龔立人:<反性傾向歧視:寬容的重要>;原載於《明報》頁B12,2005年8月19日;瀏覽版本由徐承恩轉貼於《獨立媒體》(瀏覽日期:2013年5月10日)
  8. 關啟文:<人少勢眾的同志社群>。(瀏覽日期:2013年5月10日)
  9. 詳情可參考本刊第33-34期<市民對同性戀看法的兩項調查:比較與分析>。網上版(瀏覽日期:2013年5月8日)
  10. 平機會搞同性諮詢>,《都市日報》網上版(瀏覽日期:2013年5月8日)
  11. 香港市民對不同性傾向人士之權利意見調查>,何秀蘭個人網頁(瀏覽日期:2013年5月8日)
  12. 九千八百市民聯署聲明反對性傾向歧視立法>,《時代論壇》網上版(瀏覽日期:2013年5月8日)
  13. 最新消息:具爭議的「同志平權」動議>,香港性文化學會,《性文化評論》第一期網上版(瀏覽日期:2013年5月8日)
  14. 逾九成大學生接受同性戀>,《星島日報》網上版(瀏覽日期:2013年5月8日)

(待續)

閱讀第63-64期(一)
返回最新出版
重溫昔日期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