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64期﹣逆向歧視:性傾向歧視立法的後果?(一)

2013年10月號第63﹣64期(一)
總編輯:葉菁華/執行編輯:鄧美美

ctt-iss63-64-1

性傾向歧視立法爭論多年,現在似乎有的發展。新任平機會主席周一嶽表明,希望在任內推動性傾向歧視立法。他指性小眾在香港社會確實遭受歧視,故難以逃避立法。他又相信立法不會帶來逆向歧視。

「逆向歧視」向來是不少反對同性戀的牧者和學者對於性傾向歧視立法的重大憂慮。他們引用一些外國案例指出,若然一旦立法,基督徒反對同性戀,隨時會被控歧視。若然如此,反歧視的法例便反過來歧視反對同性戀的人士。究竟他們是有先見之明抑或只是杞人憂天?本刊訪問過一些法律專家和搜集過一些資料,為大家剖析外國案例並背後的法律原則,再加上從焦點小組搜集所得意見,幫助大家了解這個敏感而重要的課題。

爭議經年

放眼世界,巴西繼法國之後,成為全球第15個承認同性婚姻的國家,有形容「同性婚姻時代」已臨。但在華洋集處的香港,回溯歴史至上世紀80年代前,同性戀一直是道德禁忌,男男性行為屬於違法,港府更曾經成立特別調查小組,追查同性戀者的名單。直至1983年,法律改革委員會(下稱「法改會」)才提出同性戀非刑事化的建議,若以此作為掀起同性戀爭議的序幕,走到今天,這場交戰長達30年。

1980年初,曾任警隊政治部人士審查工作、有機會接觸同性戀者資料的外籍督察麥樂倫,被控八項粗獷性行為罪,但於拘捕當日被發現身中五槍死亡。經死因研訊及專責委員會調查後,被裁定死於自殺,事件轟動全港,亦觸發當局積極研究修訂同性戀非刑化等相關法例。[1] 其後法改會提交報告書,建議將同性戀非刑事化,旋即引起宗教人士強烈反應。突破前總幹事蔡元雲成立「各界關注同性戀法例聯合委員會」,並出版《同性戀透視》一書,指同性戀屬心理病,需接受治療,又批評法改會漠視民意、公共衛生及社會道德;而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和不少堂會亦致函港督尤德爵士及行政立法局議員,提出反對。[2] 

是項法改會建議,最終於八年後落實。由於肛交罪行只針對男同性戀者,為免與剛通過的《香港人權法案條例》有牴觸,當局修訂同性戀非刑事化的相關法例。有別於八年前,教內開始出現另類聲音,一些機構發表聲明,表態支持修訂條例。1991年七月,立法局以大比數票通過同性戀非刑事化條例。[3] 而港府在回歸前進一步訂立反歧視法,以保障人權。

立法局議員胡紅玉及劉千石於1994年及1996年,先後向政府提交私人條例草案,以消除各式歧視,提倡平等機會,性傾向屬於草案的保障範疇。然而,兩人所提交的條例草案最終遭否決。其後,政府將草案分拆,《性別歧視條例》、《殘疾歧視條例》及《家庭崗位歧視條例》順利通過。當局又於1996年成立平等機會委員會,並推行「平等機會(性傾向)資助計劃」。2008年,《種族歧視條例》亦獲得通過。

性傾向歧視條例仍未立法的原因,按照政府一貫解釋, 由於社會存在分歧,不宜立法,應採取行政措施及推動公民教育,消除歧視,例如推出《消除性傾向歧視僱傭實務守則》,守則雖無法律約束力,但卻為「性傾向」劃下界線,定義為「異性戀」、「同性戀」和「雙性戀」三類。[4] 到2004年,自余志穩出任民政事務局副秘書長,當局取態較前積極,成立「少數性傾向人士論壇」及「性別認同及性傾向小組」,前者作為同志團體及社會人士溝通平台,研討消除性傾向和性別認同歧視的方案;而後者則協助處理同志社群的歧視投訴。翌年,政府再就性傾向歧視立法展開公眾諮詢,距上一次諮詢已相隔十載。支持與反對雙方激烈角力,而同志群體到基督教榆林書店抗議一事,更觸發教內強烈迴響,「逆向歧視」自此成為反對立法的重要論述。

余志穩早前接受媒體訪問時指,2008年「家暴條例」是性傾向歧視條例的前哨戰。而被形容為「出櫃年」 的2012年,大戰正式展開。去年,知名藝人、富二代及立法會議員相繼公開同志身分,同性戀議題火速成為城中熱話,亦掀起風波不絕。六月中旬,網上瘋傳阡陌社區浸信會主任牧師林以諾一段提及同性戀的講道短片,除惹來網民激烈抨擊外,逾廿位來自港、台、韓、美等地區的牧師聯署文告,指斥其言論將同性戀者「妖魔化」,要求他道歉及公開對話。但這份文告反過來又受到另一批教內團體刊登聲明反駁,批評他們「同性戀不是道德問題,也不是罪」的言論。

教內論爭未止,另一角力場已冉冉升起。行政會議召集人兼前任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林煥光多番公開表明,支持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以保障同性戀者不受歧視;及於立法會議員陳志全出櫃後,林煥光再開腔,指當前正是立法契機。基於其雙重身分及言論,惹來各方揣測政府是否為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而放風。角力雙方,如箭在弦。

11月7日,一直被視為同志友好的工黨立法會議員何秀蘭提出「促請政府盡快就立法保障不同性傾向人士的平等機會及基本權利展開公眾諮詢」 的動議。結果,在建制派投票反對下,議案未獲分組點票通過而遭否決。當局繼續以「社會上存在分歧,採取自我規管和教育方式,較適當和務實」為回應。然而,支持及反對者的比拼並未因這場辯論落幕而休止。動議結束後兩週,政策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突然表示,特首梁振英將於《施政報告》交代立法事宜,令對立即時升溫。

甫入2013年。最矚目亦最具爭議的,莫過於逾30個基督徒團體刊登全版報紙廣告,動員信徒於1月13日到添馬公園參加由播道會恩福堂及阡陌社區浸信會主辦的「愛家共融祈禱音樂會」(下稱113集會)。集會舉行前兩天,香港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教授羅秉祥於《時代論壇》發表一篇名為<教會應雍容大度對待同性戀者公民權>的文章(下稱<雍容大度>),呼籲爭論雙方以雍容大度來解決問題。但連串動員比拼已呈白熱化,文章刊登同日,另一陣營的何秀蘭、陳志全、歌手黃耀明和何韻詩宣布將組成「大愛同盟」關注組織,爭取立法。

1月13日,大會稱有五萬人參與集會。動員之眾,史無前例,但其手法卻惹來教內和坊間不滿及猛烈批評,直斥做法霸道,參與高危的政治博奕遊戲,令教外人士反感,亦令教內信徒分化。 三日後,梁振英在《施政報告》以寥寥數語交代立場,指議題極富爭議,須審慎處理,政府目前並無計劃就性傾向歧視立法進行諮詢。支持立法者遂轉戰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教內多個基督徒群體則推出《彩虹約章》,推動愛同志的承諾在教會中落實。

對立爭持,不僅在公民社會出現,亦見於平機會與政府之間。剛接替林煥光成為平機會新任主席的周一嶽,立場明顯前後有別,由最初表示保留及觀望的態度,到明言任內推動立法,其後更揚言考慮動用平機會內部儲備研究立法工作,以示決心。 政府亦似乎意識到113 集會後,公眾意見走向兩極,加上不滿平機會立場,遂宣布成立諮詢委員會,收集意見。有指當局如同在平機會以外 ,另起爐灶。[5] 

五月中旬,終審法院裁定現行婚姻條例違憲, 變性人W小姐可以合法與男友結婚, 令這場關乎性小眾權利的爭議觸及的範圍更廣,但亦令平機會的取態趨於積極。周一嶽表明,平機會已通過為期三年的策略計劃, 立法保障不同性傾向及性別認同人士免受歧視為其五個優先工作領域之一。明光社遂於七月底發表公開信要求平機會澄清。直至日前,周一嶽於《明報》撰文回應,重申適當立法保障性小眾的尊嚴與人權,是平機會的正式立場。文中更直指一些個案「聲受『逆向歧視』人士,是先對他人作出歧視行為,其後被他人投訴。那些個案反而顯示了在某些情況下,以『道德』及『良心』作為理由的歧視行為,不容於社會。」

另一邊廂, 113集會發起人蘇穎智牧師、林以諾牧師,以及身兼維護家庭基金(前身是維護家庭聯盟)及明光社董事、香港性文化學會主席關啟文博士,聯同廿多位教牧領袖,早於終審法院裁決前數天,在《時代論壇》刊登全版廣告,發起<真愛同行牧養約章>聯署行動,並於七月下旬舉行立約禮。[6] 約章中,承認教會在牧養及關顧有同性性傾向的信徒,有不足及虧欠之處。同志團體認為此舉是「保守教會大讓步轉態支持平等」,亦有批評指是「打溫情牌」。

回望十多年來有關性傾向歧視立法的論爭發展,反對和支持立法的理據究竟有否轉變?這些理據又以甚麼條文內容為本?


注釋:

  1. 朱福強:<麥樂倫督察自殺之謎>(上下)。朱福強個人網誌:「香港歴史留白」(瀏覽日期:2013年5月13日)
  2. 明光社:<熾熱的同志運動與冰封的教會回應>。(瀏覽日期:2013年5月13日)
  3. 1990年7月,立法局以31票對13票通過非刑事化。1991 年3月22日,港府於憲報刊登非刑事化草案。1991年7月11日,立法局終於在只有6票反對的情況下,《1991 年刑事罪行 (條訂) 草案》 獲得通過,成年男子 (21歲之上) 之間、雙方同意、於私人地方進行的性行為,免刑事責任。資料來源:http://hongkonggaymovement.weebly.com/21516246152508838750210092010721270.html(瀏覽日期:2013年5月15日)
  4. http://www.cmab.gov.hk/tc/issues/sexual.html
  5. 啟動反性傾向歧視,平機會用「私房錢」>,新報網上版(瀏覽日期:2013年5月15日)
  6. 真愛同行牧養約章:廿九教會領袖發起呼籲聯署(5月10日消息)>,時代論壇網上版(瀏覽日:2013年10月7日)

(待續)

閱讀下篇
返回最新出版
重溫昔日期刊

廣告

One thought on “第63-64期﹣逆向歧視:性傾向歧視立法的後果?(一)

  1. 一些可作平衡閱讀的文章分享(第5.篇也有談「逆向歧視」這課題),見於http://ripplescollection.weebly.com/ :

    1. 「性別、種族、殘疾、家庭崗位歧視條例立法」與「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有何本質上的不同?

    2. 展述SODO會帶來的「同性戀洗腦教育」與「家校矛盾」

    3. 展述SODO且可帶來對職場、家傭續聘、家庭補習老師續聘方面的困擾

    4. SODO根本不是只會影響宗教圑體或人士的立法 ─── 那又豈該另說「將考慮給宗教團體某些豁免條款」,企圖蒙混市民視線推動此立法?

    5. 「逆向歧視存在」與「逆向歧視不存在」─── 究竟哪一說是在誤導公眾和撒謊?

    6. 且從四條歧視條例細析有人另稱他們可作「大讓步」地給予SODO所謂「適度家居豁免條款」云云的矛盾與隱瞞

    7. 2005-2012年的性傾向歧視投訴數字與分析

    8. 較於「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適合的方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