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期﹣教牧與信徒參選(三)

(續)第62期教牧與信徒參選﹣2012年11月號

campaign

但亦有堂會從不避談政治。

林國璋牧師

基督教善樂堂自1998年成立至今,由教會電話與傳真號碼、到窗外張貼的標語,以至年復年的中國主日與書刊製作,不少題材都觸及政治,且立場鮮明。林國璋形容,自己「唔識計政治條數」,只以尋常百姓的眼光,觀看世情。對於「政治牧師」的稱號,他笑言「喺受與唔受之間」:「呢個唔係負面嘅term, 我林國璋亦唔係今日第一日噏呢啲嘢,唔係突然間跳出嚟博懵,係關心開、做開。老實講,我對政治無興趣。有興趣嘅,我出去選啦!寫『要唱和平歌,釋放劉曉波』﹣﹣對我嚟講,係站在教會立場,呢個唔係政治宣言,而係信仰宣告。我哋追尋嘅係公義和平,依家你咁對一個人,係同我嘅信仰有違,我只係想帶出一個信息:每個生命都係寶貴。所以係信仰宣告。」

他認為,每間堂會總會有些弟兄姊妹熱衷關社,也會有人政治冷感:「呢個又唔係錯𠺝!我公開喺講台呼籲過,如果有啲人驚,話:『哎呀,呢間教會好政治!』咁你咪揀第二間囉。亦有人因為有間咁嘅教會,有個咁嘅牧師,就加入咗。」自己縱有鮮明的政治立場,但牧養工作無分左、中、右,憑的是要有一顆寬廣的心:「有個姊妹投完票,返嚟話投咗陳婉嫻,劉健儀!哈哈! 咁你點呀?揼死佢呀!? 報告嗰陣,我咪講笑:『跟咗官咁耐,你都投……。』呢啲﹣你係咪要有好寬廣嘅心先?」他說,從不會在講台呼籲投票支持某某,近年連遊行集會亦不再提:「但龍頭龍尾會撞到自己人。我唔需要話﹣教﹣會﹣善樂堂乜乜乜,呢個係自由空間,啲人知道我會去,亦估到我投邊個,但我唔會迫人哋。」

在林國璋眼中,政治不是簡化地「貼句嘢,整幅相」,抗爭也不一定要爭入議會,尤其是身為牧者:「 牧師係乜嘢?龔教授話齋:『在教會是一個祭司,在社會是一個先知』嘛。我係一個牧師,politics咪係:我喺條街度,服侍啲露宿者,黃毓民就喺個議會度鬧食環署署長,大家咁樣配合去做!我哋裡應外合,做到應該做嘅嘢!」但他強調,越走近前線參與,就越要植根於信仰:「條根要紥得越深,至知道自己做緊乜。我哋喺出面做嘅時候,要好清楚,要理直氣壯:『我係基於聖經,基於信仰嘅原則,去關心!』生活好多層面都可以話係政治。但我唔係求乜嘢位、乜嘢錢,唔係求乜嘢,我先至可以影響到佢。」

龐一鳴

於2010年發起「一年唔幫襯大地產商」行動的龐一鳴亦提到,要經常不斷問自己:「點解要咁樣做?」惟搞清動機,方能挺過無休止式的生活抗爭。他指出,想改變社會,但卻又充滿無力感,只會令人採取以激進暴烈方式去表達。其實,轉變可從個人生活的衣食住行入手:「有句說話好鼓勵到我:『革命成唔成功,唔係最重要;重要係我哋活出革命成功咗嘅生活。』因為革命就算成功,都可以唔出現嗰種生活狀況。如果我哋想社會係點樣轉變,我哋首先就要過嗰種生活,外圍成唔成功已經係次要。」但要活出革命成功的生活,那是一場無時無的抗爭,許多時候更只有自己單獨面對。龐一鳴坦言:「孤單一定有,都可以話﹣幾恐怖!你做其他嘢都有休息嘅時候,如果係生活抗爭,係無休息。」

在他而言,信仰與政治行動的關係千絲萬縷:「 信仰一定已經滲入咗去好多部份,我以前嘅宗派傳統,好強調成功、財富、健康,但我覺得,其實所謂傳福音與見證,必須包括為義受苦,包括抗衡呢個部份。」
能夠繼續前行,並從個人行動延展至參選立法會,龐一鳴感激相交多年的弟兄姊妹,給予細緻但強力的支持,亦尊重他的生活方式:「嗰陣有一大班人離開〔所屬宗派〕,我哋一直互相support,彷彿有個無形團契存在。」除了他們,還有一群持守相同理念和價值觀的同行者:「好多本來唔關心政治、覺得無途徑去關心政治,我提供咗個機會俾佢哋,而佢哋嘅起動,亦成為豐富我、支持我繼續行動嘅原因。」而選擇參選,正是要給這群付出關心與實踐的同道打氣:「 呢次參選,與其話係畀多啲人知道,更重要可能係投票畀我嗰6,000人嘅一次集體鼓勵自己嘅經歴:『係啦,我就係相信呢一套,我就係會咁樣實踐。有一個行前咗出嚟,我係其中一份子。』我諗,呢個係好重要。」

從政之路,有選擇以個人身分參與,也有信徒選擇加入政黨。今屆立法會選舉九龍西選區,其中三位候選人,同是基督徒,同是女性,同場角逐,最後她們三人一同當選。其中,黃碧雲與李慧琼都選擇加入政黨,但各有所屬,一個民主黨,一個民建聯,兩條陣線,岸的兩端。

黃碧雲

中四時受洗,其後領受呼召獻身,曾於香港基督教協進會及香港基督徒學會事奉的黃碧雲認為,不論是協進會或是學會,都是體現獻身的場所,而信仰影響依舊深遠,只是換了平台:「其實都係延續緊、做緊嗰啲嘢。喺學會嘅時候,我成日講要有先知嘅聲音,睇到社會上唔公平嘅事或政策問題,違背咗我哋所關注嘅平等、人嘅價值等等,都要指出。」

雖是立法會新鮮人,但其實黃碧雲是社運、婦運的經驗老手,「從政」抉擇,更一直如形隨影。80年代,黃碧雲已積極投入民主運動;1990年,有份參與創立港同盟(民主黨前身),並擔任第一屆中常委,現時的黨籍也是「自動過戶」而有。91直選,已有人遊說她出選,但結果選擇了負笈海外深造,返港後順理成章在學術界發展。直至前年,五區公投,成為她人生的轉捩點:「一個唔覺意踏咗入去,先至發覺場仗咁艱難。我預先都無諗到咁複雜,捲咗入去,企返前台。俾人捲咗返去民主黨,又捲咗入去普選聯,搞政改,咁終於打破咗我平靜嘅生活。」

信徒入黨,價值衝突與忠誠問題往往是最大顧慮。黃碧雲表示,可能是考驗未至,尚未面臨任何衝突:「so far我唔覺得有好大好大嘅衝突,最大嘅衝突係時間。」但她認為,從政者的確需要加入政黨:「你唔參加政黨,唔通喺教會搞呀?我哋要政教分離,就唔可以喺組織上,撈亂啲嘢。無論參政或議政都好,都唔可以用教會組織名義去做,因為教會裡面有不同政見人士。撈亂會搞到大家好尷尬。有選舉就一定要有政黨,好正常。你無政黨,你一個人你點選?要參政議政,係應該去政黨。好簡單,就係咁。」而選擇民主黨,理由更直接:「我係基督徒,點解會唔支持民主呢?作為基督徒唔擁抱民主,要解釋點解,我覺得係不可思議。」她強調,民主制度雖然不完善,但壞處最少:「人係罪人,我哋唔可以將權力交俾某一個人而佢唔受監察制衡,民主就係一個最能夠、比較有效去監察制衡嘅方法。唔用呢一個,有乜嘢取替嘅制度?其他啲咪仲多壞處。其實,係一個權衡。」

李慧琼

同樣是中學時代信主,亦選擇加入政黨的李慧琼,屈指一算,從政13個年頭。頭5年無黨無派,8年前才選擇加入民建聯:「我基本上唔係左派背景嘅人,過去亦唔識得工聯會或民主派嘅朋友。」她形容從政之路由「做義工起家」,是昔日積極參社會服務的延續,亦是偶然的時機:「朋友話區議員要義工,咪去睇吓區議員係搞乜嘢,認識吓。」1999年區議會選舉,有人提議她去參選。結果,時年只有25歲、本身是會計師的李慧琼順利勝出。

當區議員期間,因經常接觸到地區內不同政黨人士,始認識民建聯。不過,考慮入黨時,心裡充滿掙扎,但並非源於信仰衝突:「當時係民建聯最低潮,啱啱71遊行之後,當時啲人都覺得:你又連任咗,你又作為專業人士,其實你唔需要加入政黨,加入政黨做乜嘢啫? 但當時我加入係覺得﹣喺九龍西,當時其他人想踢走民建聯,我覺得唔係,唔應該無咗民建聯,社會上真係需要一啲穩定嘅力量。」

由區議員到成為行政、立法兩會議員,又是民建聯副主席,李慧琼認為議員身分所帶來的衝擊,要比黨員身分大,亦不認同信徒黨員才要面對價值衝突的問題:「我係基督徒,我嘅價值觀一定會受到聖經或神嘅要求影響,但呢個唔係獨獨係基督徒有嘅問題,而係每個人都要面對。你價值觀同你揀嘅政黨,或同你有出入嘅時候,你點選擇?」她表示,至今幸未遇上兩難之局:「理論上,我覺得係必須要向自己嘅價值觀負責,呢個好合理。我相信﹣唔容易!從政者係要有自己嘅理念同堅持。」然而,既選擇入黨,就當服從遊戲規則:「所有政黨嘅人士都要面對呢個問題。政府或公務員團隊,決定咗嘅話,都係要出嚟defense條line。我諗,係合理,所有群體嘅工作、群體活動都係會咁。」

李慧琼透露,上屆立法會會期內,有牧者定期為基督徒議員及官員舉行分享祈禱會:「祈禱會俾我嘅幫助非常大。每逢週三早上喺港福堂舉行,雖然唔係每次必能出席,因為都難嘅。」至於今屆,聚會仍會繼續。然而,回到議事堂,信仰儘管相同,立場卻是迥異,但李慧琼認為政治立場並無對錯之分:「神用唔同嘅兒女喺唔同崗位上,我從來都唔去論斷邊個啱同唔啱,尤其是政治立場無所謂啱定唔啱,只不過係一個判斷問題,大家嘅觀察唔同,判斷唔同,得出嘅答案就唔同。」(待續)

閱讀第62期(一)(二)
返回最新出版
重溫昔日期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