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期﹣教牧與信徒參選(二)

(續)第62期教牧與信徒參選﹣2012年11月號

信仰聲音帶入議會?
今次陳一華出選還掀起另一番罕見現象,就是公開表態支持,甚至拉票站台的教內人士,不乏學者、神學教授與牧師。除張達明外,還包括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香港浸會大學宗哲系助理教授伍偉亨、中國神學研究院院長余達心、副院長兼信仰及公共價值研究中心主任江丕盛、副教授李耀坤及助理教授雷競業、林以諾牧師、潘國光牧師、梁友東牧師及褚永華牧師等。此外,還有導演張堅庭,與及同是基督教選委的司徒永富及吳思源等。

林國璋牧師

但亦有牧者為泛民候選人站台,基督教善樂堂主任牧師林國璋就為九龍東候選人、「熱血公民」的黃洋達站台。他表示,支持黃洋達是源於欣賞其理念與處事方法:「我覺得我喺呢方面同佢相通到。Every time佢見到我,都會叫我講嘢。我亦會隨時準備,我去到邊都係著呢套衫〔牧師服〕,每次我都講一節聖經、聖經嘅價值,或聖經嘅原則。」他認為,不論是哪裡,都可以是講台,但卻堅持不加入任何政治團體的原則:「我就係一個牧師,我就係喺教會主持聖禮。我呢個炮台已經好過做一個立法會議員。」

龔立人對越來越多教牧和神學教授走出來,表態支持某信徒或某教牧參選,甚至站台拉票,極表關注和憂慮。例如,林國璋牧師為黃洋達站台這例子,就需要了解是黃洋達主動接觸,想向教會拉票?還是他們本已相熟,一起搞過不少行動,或是欣賞林國璋,認為可給他帶來啟發?若是後者,他認為還可以接受。

龔立人教授

政治上利用人際網絡,進行拉票,並不為錯,而且是有需要,但龔立人提醒,必須謹慎留心,辨清站台邀請背後的目的:「好明顯,佢同你講呢啲嘢嗰陣,佢只係講緊好想諮詢或欣賞你提供嘅意見?定係其實想藉住你來拉票?」若然支持者或站台者其實與候選人並不相熟,甚至從沒交談,對此則極有保留,難以接受。盧龍光亦提到,政黨政治出現,已不宜再站台:「個人身分支持或站台,本來可以,但我依家都advise人哋唔再去做,因為有政黨政治嘛,雖然唔算係成熟嘅政黨政治。」

龐一鳴同意,候選人爭取支持和站台實屬無可厚非,但他期望支持者能表達出欣賞或認同自己的具體內容,而不是放一張合照,或寫上一句「XXX撐龐一鳴」的口號,這些都是毫無意義。同樣地,龐一鳴不反對向外界表明基督徒身分,但未足夠:「你可唔可以講多啲呢?就咁講自己係基督徒,或者就咁站台係唔足夠。其實,佢認同緊你啲乜嘢呢?或者你話自己係基督徒,你講緊一個乜嘢嘅價值觀?嗰個信息先至係最重要。所以,如果無講,我覺得呢啲嘢就唔需要做。」

他自己在參選過程中並沒有特別提及基督徒身分:「如果我成功講咗啲價值觀念,我覺得我又唔需要刻意去提出。」龐一鳴認為選舉文化裡,候選人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帶有象徵意味,他寧可選擇避而不談:「特別係我啦,唔係一直參選緊喺公共政治,突然間出嚟參選,就純粹講我係基督徒,好容易令人覺得『你係想拉一啲票啫』。咁我唔想有呢啲咁嘅誤會。」

上屆立法會選舉,有牧師被指在崇拜為九龍西候選人梁美芬拉票,今次跟梁美芬同區競逐的李慧琼、黃碧雲都安排了助選團在一些堂會門外派發單張。兩人皆表示,自己不會刻意標榜,亦不會隱瞞基督徒身分。李慧琼認為:「所有人選舉都係拉票,如果你話我聽,完全唔係拉票,又唔合理,咁我喺度做乜嘢呢?我覺得,我喺呢個身份,我話返俾弟兄姊妹聽,都好合理。」她認為,重點是不能影響教會聚會,只可以在街上派發。而黃碧雲亦不諱言,因對手做,只有跟著做,否則對選情不利:「但我要俾一個counter offer,話返俾其他人聽,其實選區裡面仲有其他基督徒,等佢哋自己去做一個判斷。如果對手好積極咁做,而我唔做呢,咁係會對我嘅選情不利。咁所以,我都要做一啲啦﹣我都無大力做。」

相比昔日政教關係二元對立或互不相干,今日積極參政以爭取公共空間話語權及影響力的想法,似乎已發展起來,並付諸行動。 龔立人觀察這數十年間福音派對政教關係的看法,已出現很大轉變,大致可分為三種:一是仍然看政教關係對立,或政教互不相干;其二則視政府為邪惡,需要救贖,而任何合作模式皆不可接納;第三種看法是主張積極參與公共空間,期望以基督教價值影響社會。他認為,在這種思想模式下,牧師參政,以及教牧和神學工作者站台支持等情況,必然會出現。

一直站在前線,撰文支持陳一華參選的江丕盛於早前一個公開場合提到,一直以來都認為政治世界裡需要有清晰的信仰聲音,而恰巧陳一華出選:「忽然間,佢中咗出嚟,白老鼠﹣好喎!」雖然勝算不高,但因認同其參選理念,遂表態支持。而他在其<宗教信仰與議會政治>文章中,詳細闡明了這種想法。他認為,多元議會文化該有宗教聲音,福音信仰應積極爭取在公共空間發言,當中指出在公共空間發聲,是自由民主社會中每一個市民的權利,而福音信仰有助於提高公共論壇和公共論述的素質,如果福音信仰不深入公共空間,不植入公共價值,便會與現代社會脫節,並任由人性繼續被世俗價值觀所踐踏和扭曲。

藉參與進入建制,期望能夠影響內部運作, 龔立人批評這種想法天真:「第一係混淆緊牧師職銜;第二,你要影響佢,你唔一定要進入佢裡面。你自己being an alternative,其實都可以扮演呢啲角色。」張達明卻認為:「有時天真未必唔好。有時的確需要理想,尤其係呢理想建基於真理。縱然呢個理想未必喺現實裡即時實現。咁呢個係咪叫天真呢?人最大問題係太現實,無咗理想。」他列舉但以理及約瑟在不信世界裡從政為例,指上帝從沒有把信徒抽離政治群體,有時甚至要他們置身其中,作鹽作光。

龔立人強調,教會存在本身就是見證,不是藉爭取政治權力來實踐上帝的宣教,也不會因其不成為世界或制度一部分而失去轉化社會的途徑。現極力提倡爭取進入議會,表達信仰聲音的做法,他提出一個問題:「你信唔信得過教會? 信唔信得過上帝係要藉著呢一班罪人,呢班有妥協又唔肯委身嘅人組成嘅群體,仍然可以喺社會裡面,發揮佢嘅影響力?就係佢唔信囉! 問題去到最後:你信唔信得過上帝?」

他指出,有效性並非教會生活最基本的價值,而牧者更必須對教會有信心:「問題唔係問教會有無效,係咪做得好呢個工作?當然,我哋都希望係。但縱使做唔好,我係咪仍然信得過?」林國璋亦認同,根本毋須有一把所謂「信仰聲音」帶入議會,這樣做反而是自限:「呢個基督關愛嘅聲音,點解要走入去裡面,捐入個窿度?乜唔應該喺社會每一個角落咩?點解要得你一個代表走入去議會?依家全香港每一個角落唔係已經有基督嘅聲音?喂,幾千個牧師做緊嘢吖嘛!又有咁多信徒。」

張達明坦承,爭取議員平台發聲的舉動,確可視為反面批判教會推動不力,做得不足;不過,他認為,這情況亦與社會環境轉變有關:「所以,想start個movement。當然,有議員平台係較effective;就算無,理論上都可以照做。」盧龍光不認為,選擇進入議會就等同不相信教會,他指這只是眾多途徑的一種,不是非此即彼的事:「唔可以話佢選,就否定其他途徑,咁我又唔同意。唔係話教會唔掂至咁做,唔係非此即彼!教會現有嘅途徑不足,越多越好。」

但這種方式,龐一鳴形容它有如「功能組別」,表達『我係代表業界利益』:「呢樣本身都有好大疑問,同需要好多嘅討論。其實所謂基督教嘅價值信息係乜嘢呢?你有無好充份講到係乜嘢先?如果你唔係好講到,未必係好代表到大家。」他認為,既提出「把信仰聲音帶入議會」,就需要加強代表性。即使未必能勝出,但也可以廣泛徵集信徒期望討論的議題,帶到選舉論壇上表達或討論:「參選唔係淨係諗驘同輸,對公眾而言,亦是教育過程。會唔會趁呢個機會話到俾全香港嘅市民聽,一個基督信仰嘅政網,點樣可以豐富到呢個社會?呢件事本身已經係自足地好重要,唔係淨係選到先至重要。」

不過,即使能進入議事堂, 黃碧雲擔心,抱持這種護教方式和心態,未必能夠跟其他人合作:「我覺得要好小心!我哋當然可以表達自己嘅睇法,但問題係議會內有好多唔同嘅觀點、信仰、理念、意識形態系統同政見,百花齊放。而﹣政治最後又係要compromise,你最後決定除咗考慮個人價值信念,你都要尊重其他人,睇吓點處理其他觀點。」她認為,身分政治在政治現實裡,不易為,亦不可行:「 如果你用一個好狹窄嘅議題,而要全世界嘅人跟你,基本上係做唔到。我哋可以表達我哋嘅睇法,保障少眾嘅權益不受傷害。但喺民主體制裡,最後仍然係大多數決;況且,香港唔係一個神權國家,我哋講緊政教分離。我哋唔係諗住自己入咗議會後,將宗教權威無限擴大,而要社會所有人接受,咁係無可能!」

李慧琼亦覺得身分政治難以成功:「睇返世界趨勢,我睇唔到身份政治有成功嘅。我未見到有一個咁嘅民主制度嘅政制出現。難,難嘅,因為身份眾多,坦白講,功能組別你點改都改唔到包括所有人,梗有啲遺漏。」

龔立人指,這種刻意高舉基督徒身分或價值,以教義為出發點,事事都問:「 係咪有影響我基督徒身分?」的想法,不只難以建立關係或跟其他群體協作,這想法亦有危險:「 太﹣過﹣強化身份!嗱,我唔係話,你唔需要講基督徒身份,但係佢哋依家講到個身分係要不一樣,要同人哋唔同等等,咁即係:唔駛理你!你又唔駛理人啦!我覺得:危險就喺呢度!」

四成半教牧同工反對牧師參選
為了解堂會對立法會選舉的處理手法,以及教牧如何看基督徒與政治,本刊於9月3日至9月8日,即立法會選舉前一週,以隨機抽樣方式抽取15%、即189間堂會,進行電話問卷調查。最後接觸到143間堂會,成功訪問了60名教牧,回應率為42%。

最多堂會選擇的方式是為立法會選舉代禱(近七成),其次是日常言談間與弟兄姊妹談及,逾四成;第三種最多堂會採用的形式,是於崇拜後報告,有33.3%。不過,亦有不少堂會表示,不會特別提及,一方面有認為政府已有宣傳,另一方面是期望維持中立。當中,有受訪堂會更指,正因選舉在即,總會已指示不可作任何宣傳,甚至一向跟區議員的合作,亦會暫時停止,以維持中立。因此,不說不提是刻意而為。

至於教牧認為信徒最合宜的參政方式,「聯署聲明」居首,有六成半;其次是「集會遊行」(56.7%);至於「加入政黨」與「參加選舉」,各有四成教牧認為可行。除此以外,有逾三成半教牧指,何種形式參政屬個人自由,當中不少教牧提到投票亦是合宜的方式。

對於以牧師身分參選立法會,四成半教牧反對,兩成對此「有保留」;至於選擇「贊成」的有16.7%,18.3%表示「無意見」。

反觀教牧對於候選人標榜基督徒身分,態度則傾向支持。45%教牧表態贊成突顯基督徒身分,反對的有兩成。然而,若候選人找牧者或知名信徒支持或站台,43.3%教牧反對,有教牧批評此舉「只為提升知名度」、「攞信徒支持」;受訪教牧表示「有保留」的,亦有16.7%;而支持這種做法的教牧有兩成,亦有近兩成對此無意見,有指這是個人自由,重要是不涉及堂會或宗派。

問卷最後以開放式問題,嘗試了解教牧對「政教分離」的看法。近半教牧明確表達,政、教需要分離,不應混淆或干預。縱使信仰與政治難以劃分,但在建制層面,教會應保持獨立,不宜重叠,畢竟政治涉及權力及利益,否則易受當權者支配,亦令基督教被標籤。部份受訪教牧更主動再談及牧師參政,其中不少直指牧師有其本身的角色、崗位和職份,且對弟兄姊妹有影響力, 身為教牧更應謹慎小心。有教牧認為牧師參政並無不可,問題不在身分,而在於領受及個人能力是否適合從政,亦有指政教分離是僵硬的想法,教會該多站出來,影響政府,而非反過來受政府影響。

不過,普遍認同弟兄姊妹以個別信徒身分,關心社會、參與政治都可行,亦適合,但必須清楚自己的立場。至於教會,有受訪教牧認為只有處身於非常時期,陷入極大危機時,例如許多生命受威脅,方可考慮挺身參與。(待續)

閱讀上篇
返回最新出版
重溫昔日期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