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期﹣教內選委與特首選舉(一)

第61期﹣教內選委與特首選舉
總編輯:葉菁華/副總編輯:禤智偉/執行編輯:鄧美美

在選舉委員會中代表基督教界別分組的十名選委,早於去年10月經過「教內選舉」產生。可是,原本以為大局已定的特首選情,可謂峰迴路轉。2月29日提名期結束前不足兩星期內,由於兩名建制派參選人唐英年和梁振英的醜聞不絕,民建聯創黨主席曾鈺成,以及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一度表示積極考慮參選,但最後只有何俊仁、唐英年、梁振英三人獲得超過150個提名,正式成為第四屆行政長官候選人;當中,唐英年、梁振英更分別取得一名和兩名基督教選委提名。而本刊獲得可靠消息,葉劉淑儀曾與其餘部分基督教選委會面,並獲得最少三至四人口頭答應提名;不過,由於葉劉淑儀最終未能「入閘」,有關提名沒有落實。基督教代表在1,200人的選委會中,只佔區區十席,在特首選舉中可以發揮甚麼作用?面對這次醜聞多多的小圈子選舉,基督教選委有何掙扎?2017年若落實以「普選」產生行政長官,選委會可能會過渡為「提名委員會」,教會又應該擔當怎樣的角色?本刊訪問了多位在不同崗位參與了是次教內選舉的信徒和教牧,讓讀者了解他們對這些問題的種種想法。

從「教內普選」到「教內選舉」
過去四屆的選舉委員會,香港基督教協進會(協進會)一直依據《行政長官選舉條例》的要求,負責提名代表基督教界別的選委,先後於1998年和2006年採用所謂「一人一票」的「教內普選」方式產生代表,2000年則一度曾改為用抽籤方法。(背景詳見本刊第38期〈教內普選新形勢〉、第39-40期〈教內普選結果分析〉。)可是,去年7月卻有主流報章披露,協進會內部考慮今屆由各大宗派以「協商」形式推舉選委。報道刊出後教會內外嘩然,協進會即日召開執委會議決,沿用選舉方式。協進會總幹事蒲錦昌牧師解釋,外間對有關決定的背景有誤解:「喺個蘊釀過程裡面,曾經考慮過會唔會各個宗派裡面,選一啲人 —— 就算係細宗派都可以去選。咁當然唔係每個宗派一個啦,如果多過十個嘅話呢,咁就譬如話,抽籤呀咁,最後尾就有十個人嘅名單。」蒲錦昌澄清,執委會從來沒有討論過由各大宗派自行協商,原意只是希望各宗派仍然會在內部進行選舉,主要考慮是可以有更多信徒參與。

雖然協進會已經是第三次負責籌備類似的大規模選舉,但今屆就選舉安排的爭議比歷年激烈,進行過程被連串投訴和傳聞困擾;例如,由於有兩名參選人沒有在截止日期前親身遞交參選表格,但仍然獲接納,協進會被指違反自己所立的選舉規定,有欠公允,有其他參選人為此到廉政公署舉報。而令人尷尬的是,代表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華聯會),並以得票第九位當選的陸幸泉牧師,事後被選舉事務處發現,未有登記為地方選區的選民,因此並不符合參選資格,其當選資格被宣告無效,改由得票排名第11位的朱世平牧師替補(十名正式當選者名單見表二)。

是次選舉由開始就風波不絕。去年9月協進會在匯報交流會上原本公佈投票日是11月20日,但後來才發現需要趕及遞交基督教界別的選委名單,臨時將選舉日改為10月30日;而提名截止日期亦由10月17日,提前至10月7日。此決定令整個選舉安排極為倉卒,引起部分參選人不滿。另外,教會內外比較少人注意的是,協進會靜悄悄為選舉「正名」,不再稱為「教內普選」,而只是「教內選舉」。蒲錦昌否認如此是默認教內選舉缺乏普遍認受性:「只係唔想佢同嗰個叫做『爭取雙普選』 —— 嗰個『普選』 —— 去混淆佢。」

本屆教內選舉參與的堂會有170間,比去屆少16間;而且,除聖公會以外,各大宗派的參與數目更有或多或少的萎縮,例如宣道會和五旬節聖潔會的票站及投票人數皆顯著減少(見表三)。其實以堂會票站計,投票人數減少了一成三,公開票站的投票人數增加近一倍,所以大約維持了總投票人數。可見公開票站的設立能鼓勵和方便信徒投票;又或者,是有部分上屆曾投票的信徒,因堂會不再設票站,而需要轉往公開票站投票。雖然如此,白票和廢票數目的升幅更加顯著,實際有效票的數目其實兩屆相約。)

無疑,教會和信徒不參與的原因各異,當中也自然包括一些從信仰角度,原則上反對教會通過基督教界別在選委會的議席參與特首選舉。身為教內選舉督導委員會成員的胡志偉牧師就覺得,有堂會是因為對「政教分離」的理解,而自覺地主動選擇不參與,但更多是實際操作的考慮。由於今屆籌備的時間太短,而堂會在人手、場地或設備(例如必需有上網連線)等限制下,也寧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難以令教牧同工有很強的意欲自願替堂會申請成為票站,除非自己的宗派有人參選。胡志偉同意,仍有不少堂會或信徒對整個教內選舉是「不知不覺」:「呢個係好普遍嘅反應嘅。基本上個消息係落唔到去個堂會裡面,咁即係一般好多嘅信徒都唔知有呢件事發生咗。」

缺乏票站調查和選民行為研究支持下,選後分析並不容易。但我們最少能夠按已知的公開數據提出幾點觀察。首先,今屆的競爭比上一屆激烈,有42人爭10席(上屆是27人爭7席),而且聯線參選的趨勢更為明顯,只有少數(林海盛、何鏡煒、陳朗昇、何榮漢)是由個人提名,其餘都是代表宗派(循道衛理聯合教會、聖公會),或者獲團體支持(華聯會),又或者與其他候選人聯票參選,今屆就有多達四張名單:以陳世強為首的六人名單,以沙田浸信會為主的「浸信會團隊」、基督徒真普選聯盟(「真普選聯」)、回歸基督精神同盟(「回基盟」)。(灣仔浸信會主任牧師唐榮敏更同時出現在上述頭兩張名單。)從果推因,單打獨鬥毫無勝算。其中,以陳世強為首的名單明顯比起其他參選名單及個人有較強的組織力,以及嚴密的選舉工程;例如據本刊記者在選舉當日實地觀察,他們的團隊在多個堂會和公開票站外有義工派發傳單,其中一些票站更有多達兩名義工,他們向本刊透露在全港多個票站均有人站崗。有其他參選人甚至以「鋪天蓋地」形容陳世強名單的宣傳攻勢;結果,名單上六人全部以高票當選。我們相信,教內選舉已經開始逐步朝向一種較專業化的方向發展:有實力組成聯盟,並集中資源去宣傳、動員和拉票的參選者,將會獲得比較優勢;單靠個人的信譽或口碑,卻無法接觸或鼓勵到支持者出來投票的,在選戰上難免吃虧。

胡志偉同意,知名度和動員力,是教內選舉兩個關鍵因素;兩者兼得的就幾乎勝券在握。基督徒學會於教內選舉過後的11月3日舉行研討會,講者之一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高級講師陳士齊分析,信徒傾向盲目支持自己認識的牧者或信徒領袖,令教內選舉出現猶如立法會功能組別性質的「公司票」。也有評論指,教內選民的行為反映一種「部落化」、或者各大宗派「分餅仔」的現象。可是,從各參選人的得票我們可以看到,沒有任何一位當選者是單靠自己的宗派或堂會的選票得勝,所謂「票倉」之說,未必成立。例如有傳某參選人在投票前一星期到一間與其友好的堂會證道,有間接拉票之嫌,但該堂會的總票數只佔該名參選人得票的8%,而堂會的「投票率」只屬一般,領取了2,000票,卻不足600人投票。又以上屆「票王」、今屆排名第二的陳世強為例,他所屬的敬拜會總投票數目只得665票,就算將所有同屬五旬宗/靈恩派背景的宗派的票數加起來,最多約5,000多票,但他得票近7,000。同樣的情況也在其他當選人出現,最明顯是今屆「票王」司徒永富,他所屬宣道會的投票人數大幅減少到不足400,但他得票7,681,佔總投票數字的四成。

換言之,成功當選者都有某程度的跨宗派支持。例如,循道衛理會友人數過萬,總投票數字不過2,000,而吳思源和李炳光的得票都超過5,000;但同屬循道衛理,但沒有全港知名度的獨立參選人何榮漢得票不足1,000。又例如,「浸信會團隊」中同樣是沙田浸信會副主任牧師的朱世平和江耀龍,得票相差約五成;一般評論相信,唐榮敏得益於同屬兩張參選名單,但他的得票與朱世平相差少於兩成,二人也不是單靠所屬堂會或宗派的選票當選。我們僅能合理地推論:選民會按知名度投票給自己認識或信任的人,但不必然只投票給自己宗派的參選人。我們同時觀察到:假如全部選民都投「全票」,剔除白票和廢票後,42名參選人得票總數應約為173,800;但事實上,他們總共只得93,874票,即平均每名選民只行使了手上十票中的5.4票。他們或有只投票給小部份他們認識的候選人,或有經精明篩選後只支持小部份候選人,或有投票給獲教牧推薦的候選人。哪種情況更多?無論如何,信徒似乎並非以政綱理念為首要考慮,例如「回基盟」八人的立場清晰一致,得票卻參差,由378到912不等。(待續)

返回最新出版
重溫昔日期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