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期﹣方舟與福音(二)

(續)第60期方舟與福音﹣2012年2月號

做錯事?還是做壞事?
陳崇基透露,2010年影音總幹事袁文輝訪美期間,曾與他會面,並建議對方拜訪一些國際公認的考古學家,但袁文輝不置可否。在個人層面規勸無效,最終要以聯署方式公開對立,陳崇基自覺無奈和逼不得已:「係好sad嘅,行到呢步!行呢步,就真係證明無乜機會 – 即係好似閂咗道門,唔可以再有對話空間咁。」另外,雖然黃德光也是邀約聯署人之一,但在接受本刊訪問時他持較保留態度:「喺呢件事我至少要做嘅 – 即係最低嘅 – 係需要出聲啦;而出咗聲之後,咁我哋係咪要繼續窮追猛打呢?要置諸死地咁?咁我又覺得,如果我哋太過集中要咁樣做嘅話呢,好可能我哋會跌返落去影音依家嗰個問題嗰度。我哋會不惜代價,用嗰個嘅方法 – 總之要達成個目標。咁我就會驚有呢個危機喺度。」

聯署內容指:「從2004年起,該使團便不斷以『發現方舟』作噱頭來舉行佈道會和拍攝電影,但我們憂心在未經確切核實之前便以此為號召,會有扭曲事實和取巧之嫌,對教會的誠信和慕道者造成傷害。」雖然有針對發現方舟的可信性,但卻沒有帶出相關的宇宙創造、物種演化、聖經考古、經文體裁及詮釋等課題。事實上,雖然大部分(也不是全部)聯署發起人聲稱相信挪亞方舟「真有其事」,但對於大洪水的發生年代,是全球滅世性、還是局部地區性等議題按下不表,相信是汲取528論壇的教訓,影音反對者組成共同陣線,同意不在這些問題上糾纏,免得讓影音有反擊批評者不信聖經的餘地。

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胡志偉牧師同意,香港教會過去並未就創造論等議題認真關注或研究:「我諗科學上面,好多都係交白卷㗎嘞,呢個基本上就係我哋點樣去處理呢個反智嘅文化。」例如,究竟相信神學創造論(doctrine of creation),是否等同應該支持科學神創論(scientific creationism)?但假如教會不就此作嚴肅和開明的討論,信徒再遇到類似方舟發現的爭拗時,仍只能訴諸權威(無論是科學的、或宗教的),難以慎思明辨。聯署運動顯然並非要就這些深奧的學術問題作出任何貢獻,因為矛頭直指:「影音使團在方舟事工上,每年自各地信徒籌得大量捐款,但考古支出方面,卻未能向普遍教會群體和公眾交待令人滿意的財務報告。」聯署的真正目的是向信徒呼籲:「我們敦請大家採取審慎的態度,不必急於對木結構作出最終判斷,在影音使團公開所有證據、公開方舟遺址地點讓考古學界進行鑑別、以及尊重理性對話之前,鄭重考慮應否繼續支持該使團方舟相關的活動和籌款,和應否協助在堂會內發放其刊物和宣傳相關消息?」胡志偉作為聯署發起人之一,便曾撰文〈「方舟神話」解構下的教會生態〉,用上「事工欺瞞」、「好大喜功」、「商業綽頭」等嚴厲措詞,並且警告教會出現將福音「商品化」的趨勢,似乎暗示有人從傳福音之中獲取個人利益。他向我們澄清:「我無話影音佢哋任何人有袋咗錢落袋,我絕對無嘅,我都係相信佢哋啲錢都係用晒喺正確嘅用途上面,不過我就係話:我哋用咁多錢,即係喺呢種考古學⋯⋯係咪真係可以發現到真正嘅方舟?咁點解唔將呢啲嘅錢,用喺依家咁多貧窮人嘅需要上面呢?」

姑勿論影音是為了考古而籌款、還是為了籌款而考古,但方舟事工毫無疑問牽涉鉅額的金錢收支。影音2011年度的預算相當驚人,幾乎相當於香港最大的政黨民建聯一年的收入,相信影音已成為整個華人教會裡面籌款額最高的機構。但影音財務管理的透明度和問責性(accountability)嚴重不足,迄今只公布了至2009年為止的簡單年度財務報告,而且報告內並無關於考古探索和電影攝製的收支明細,於是公眾和教會無從得知事工是否物有所值,捐款是否用得其所。經本刊多次查詢,影音終於首次披露,為製作《驚世啟示2》專款專用而籌得約1,400萬元,由2007年開始的前期科研支出200多萬元,登山裝備購置約400萬元,其餘最大的開支是被列為「開山劈石」的費用達800萬元,包括:劈冰開路,向政府和軍方辦理所需申請手續,拍攝器材及物流運輸等,另聘用10-20名當地土耳其人負責預備功夫和營地安排,以保障香港隊員的生命安全。影音稱,會考慮稍後向公眾公布更多財務資料。

聯署的意圖對大部分受眾而言是清晰的:就是在財務上向影音施壓,甚至令其終止方舟事工。不過,邀約聯署人之一,宣道會北角堂主任蕭壽華牧師則強調,他是以個人名義簽署:「因為我唔想係一個大嘅群體,要同呢個機構有啲乜嘢決裂,我完全唔係咁嘅諗法嘅。」他一再否認質疑影音的誠信,並表示他本人仍然欣賞和支持影音的事工,亦無意鼓勵信徒停止對影音的金錢奉獻:「正因為我哋有對佢哋有一啲嘅支持,我哋好想佢將來嘅發展繼續會係好嘅。所以我哋係帶住 – 我自己起碼啦 – 我帶住關心嘅心,想佢哋喺〔方舟事工〕呢方面更加留心,以致將來我哋可以繼續咁去支持佢嘅。」

聯署出現後,影音的取態也是於事無補。2011年12月3日發布的〈影音使團對有關「方舟探索」重要發現的立場〉雖仍然尊稱部分聯署人為「曾與影音使團同行福音路的屬靈前輩」,但堅持不發放全部化驗結果不等於有心隱暪,更宣布方舟探索第一階段完成,意味還會投放更多資源繼續事工。同日,以「方舟護航小組」名義發表的〈若果歌利亞戰勝了大衛〉則強硬地駁斥聯署的教牧領袖「以人多勢眾、聲勢號〔浩〕大」之威提出無理要求,將莫須有的罪名加諸影音頭上。

無論如何,聯署運動的客觀效果是令影音更形孤立。本刊多次嘗試聯絡一些曾為《驚世啟示2》站過台的教牧,其中一位牧者先前答應接受訪問,但突然改變初衷,理由是:「因為同同工祈過禱後,內心唔平安。」但無解釋因何「不平安」。另外,阡陌社區浸信會主任林以諾牧師,曾反擊528論壇是惡意針對影音,後來更高調宣布在《時代論壇》罷賣廣告,原因是該刊物經常刊登對基督教毫無建設性的批評文章。我們趁林以諾2011年11月4日出席全球領袖高峰會的時候訪問他,對於一直被視為影音的支持者,他如此回應:「撐唔撐?點為之撐先?⋯⋯我諗,我咁講,即係到目前為止,方舟,我哋係支持更多嘅查證、更多嘅尋求。但係,你話係細緻落去點樣去做嗰啲嘢,我就覺得,我要逐樣回應支唔支持,就好艱難。」有批評者認為影音未能完全證實發現方舟,林以諾覺得這是可以理性討論的問題,但不滿影音被「抹黑」,以及討論氣氛趨於暴力、非理性、人身攻擊:「我退一萬步:如果有一個機構或者有一個人,佢做錯咗嘢;退一萬步,我唔係話影音錯呀,咁我哋旁邊嘅人嘅態度應該係點先?話:『嘩,仲唔俾我捉到你,要掰死你!』嗰種行徑呢⋯⋯即係,我覺得鬧佢嘅人自己本身已經鬧到唔健康嘞。」聯署出現後,我們再聯絡林以諾,查詢他是否對事件有新的補充,但未獲回覆。

耶穌是現代人的方舟?
《驚世啟示2》聲稱是「紀錄片」,亦即是考古與電影同步進行,但假如考古探索失敗,找不到方舟,豈非白白浪費了投資電影的攝製工作?又如果電影開拍前,已經從其他途徑得知位置,為甚麼不先由專業考古團隊驗證,然後才決定是否值得開拍電影?但是,既然已經知道確實位置,電影所紀錄的又是否真實的探險過程?

關於方舟探索的眾多謎團,本刊獲影音總幹事袁文輝親自解答。袁文輝認為,外界對媒體運作和考古活動一知半解,亦無實際經驗,所以有不必的誤解和猜度。他說,關於方舟遺骸被目睹的傳說久已有之,最初2003年決定前赴拍攝,跟影音過去製作聖地旅遊紀錄片無異,全無計劃做考古探索:「即係對我嚟講,如果能夠搵到呢啲嘅木塊都好,因為其實你起碼有啲嘢可以叫人聯想到當日嘅方舟係點樣。」但後來影音在機緣巧合之下,從土耳其當地人知道方舟遺址的可能地點:「當時我哋要achieve一個目標就係去到一個我哋都相信係挪亞方舟、埋藏咗喺個冰山裡面嘅一個地點。」袁文輝解釋,過程中花了大量的事前功夫做資料蒐集、鎖定山上位置等。而每次上山都不過是「小本經營」,影音不像國際知名機構如National Geographic,可以動用雄厚的財力人力,要邀請考古學者一同登山亦非想像般簡單。雖然探索過程獲得土耳其大學考古學家的學術支援,但是:「除非有一啲好大嘅發現啦,如果唔係,都唔會貿貿然係驚動到呢啲專家嘅。」

袁文輝說,批評者體會不到雪山上地勢險要,是屬於荒山野嶺的不毛之地,拍攝這類紀錄片就已經是冒險求真的過程,隨時無功而還,而且還有一定程度的生命危險,必須天時、地利、人和,包括人力、裝備、天氣、時間等配合才能攀山:「即係咁講:你可以鎖定一個高度,你可以by chance去到。譬如我哋可能去兩、三次,先至能夠去到某個高度。」當然,此外還有當地政府的合作和批准:「佢真係唔係大家嘅後花園嚟嘅,亦都唔係重複可以去得到嗰個地方。」由於土耳其政府並不歡迎任何外國人,以考古名義隨便申請 登山,於是也不構成影音不願公開地點,讓其他學者核實的問題。

袁文輝不斷強調,影音只是一間傳媒機構,以一支華人探索隊的資源,克服無數困難多次上山,獲取到第一手的視像紀錄作為福音用途,按一般電視台拍攝紀錄片的標準而言,已經功德圓滿:「作為一個非牟利機構,我只係關心緊我哋可以去拍到嘢、可唔可以做到教育嘅過程。」袁文輝也澄清,影音沒有不務正業,也從不掩飾自己並非學術機構。他承認考古工作是長線投資,確認了方舟遺址之後還需長時間的考證,條件是要有足夠資金繼續:「所以如果嗰啲人問:點解你未做到呢啲嘢?以我哋嘅能力,我哋就只可以做到呢一步㗎啫。咁將來嗰一步,如果有多啲嘅支持,我哋就可以做到嗰個層面嘅嘢出嚟。」袁文輝聲稱,尚有將會陸續公布的證據和科學報告,批評者不應太早妄下定論,而忽視了假如影音發現的真的是方舟的神學和信仰意義。

袁文輝更向我們解釋,聖經考古界內裡不為外人道的利害關係,牽涉互相競爭、彼此嫉妒,不會輕易與對手分享第一手的證據。他透露現在批評影音的學者之中,有些是曾接觸過影音,但不獲影音「錄用」的;有些是違反君子協定的前合作者;有些是代表其他科學神創論機構發言的,他們為了向自己的支持者和捐款人交代,需要展示立場。面對教內的聯署,袁文輝說,雖然他有被無理強逼要求公開所有資料的感覺,但認為大部分聯署發起人並無惡意:「有啲人佢係好人,佢關心,但係佢用錯方法。」他堅持,自己作為一個傳道者,卻被指以造假的手段傳福音,是極嚴重的指控。

對於被批評利用發現方舟作為傳福音的工具,會絆倒慕道者或損害教會誠信,袁文輝更是心中有氣。他透露,搜尋方舟的念頭最早從他九歲就開始,耶穌的說話:「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降臨也要怎樣」(太24:27)深印腦海,讓他相信上帝用方舟去拯救世人的課題是非常合宜的傳揚福音途徑。他曾在網頁發表〈信方舟?還是信上帝?!〉提及:「即使有天證實,這木結構並非方舟;也不會令人跌倒,因為人不是信方舟本身,而是透過方舟認識背後的上帝。我相信上帝,源於幼年時一本《人造衛星發現方舟》的小冊子,後來小冊子中引用新聞所提及的位置,被認為是天然形成,而非方舟所在,但這並不導致我變為不信耶穌。」他說,影音舉辦的每一場方舟佈道會:「我哋都唔係話:依家我哋搵到挪亞方舟嘞咁。每一個信耶穌嘅人都唔係見到呢個方舟、證實到至信,其實相反嘅就係:會唔會透過呢個聚會,特別係我哋嘅經歴,佢哋認識到耶穌基督呢?」袁文輝反駁,批評者未免「睇低」信主的人和聖靈背後的工作。

袁文輝仍然呼籲批評者先觀看《驚世啟示2》才下定論,就知道電影所鋪陳的毫無任何誇張失實,是採取科學舉證和信心見證兼備的進路:「種種證據,我哋羅列咗出嚟俾大家去考慮。當你睇完套電影,你認為係咪係囉;你唔同意嘅,你咪唔同意囉。」他解釋,方舟事工一開始便從宗教角度出發,所以不需要滿足所有考古的要求才展開佈道工作,更不應抹煞信心的經歷:「我搵到幾多嘢都好啦,我都講緊一個見證。⋯⋯所以探索方舟本身,就經已係一個經歴上帝嘅見證。」換言之,正如基督信仰從來都是透過歷代信徒的見證承傳而來,方舟發現也是一種有證據支持的公開信心宣認:「如果喺之前嘅世界發生過咁嘅事,末世嘅時候,人係〔一樣〕要搵緊上帝嘅拯救。喺今日嘅拯救裡面,上帝嘅拯救已經唔係一隻方舟,上帝嘅拯救係耶穌基督自己嚟到呢個世界;以前佢用木嚟到救人,依家佢自己變成一個人嚟到去拯救世人。」

《驚世啟示2 》內重複出現一個反問:「如果呢隻唔係方舟,我都唔知係乜嘢嘞?」影音稱這種為「排除法」,目的是找出暫時為止最合理的解釋;但這並非一種慣常的科學方法,而近似哲學上所謂「最佳說明推理」(inference to the best xplanation),它並不保證得出正確的推論,因為受限於論者的想像力,容易將「可能性」(possibility)與「可信性」(plausibility)混淆,變成一種邏輯謬誤。但確如袁文輝所言,電影內容還包含其他生死經歴、信仰分享等,特別是四位主角(探險隊隊員袁文輝、導演楊永祥、攀山專家李耀輝、藝人梁藝齡)的心路歷程,佔全片近半篇幅。某教會小學去年12月初於戲院包場,向一群小六學生放映《驚世啟示2》作為學校福音週前奏,負責的班主任老師與本刊分享:「雖然影音係要去拍嘢,但佢哋嗰種付出係可以付出生命,唔係玩嘅,呢一種拼搏精神,嗰種付出,相信令基督徒睇嘅時候,會好觸動,會問:乜嘢令到佢哋要咁樣做?」反而,他認為是否真的發現方舟根本不重要,他與學生討論的時候也不會側重這一點。(待續)

閱讀上篇
返回最新出版
重溫昔日期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